中央媒体看辽宁  
【字体:   打印本页】【评论文章】【关闭窗口
来源: 新华网   时间: 2018年10月09日

辽宁大连:海盐诞生记

  金秋时节收割忙,和庄稼一样,海盐也迎来丰收的旺季。记者近日来到海盐之乡——辽宁大连复州湾盐场看到,盐工们在盐田中一片忙碌。

  大海是海盐的故乡,一粒海盐的诞生首先要从纳潮开始。

  大连复州湾近海边,海风呼啸,140平方公里内分布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制卤池。随着纳潮闸缓缓升起,来自渤海的海水涌进制卤池。“卤水池就是人们常说的盐田,利用大海潮涨潮落产生的落差,将海水引入到盐田之中的过程叫作纳潮。”大连盐化集团生产技术部部长刘洪琪说。

  我国盐场集中分布在北部沿海地区。复州湾地处大连市北部,因没有大江大河入海,加之气候四季分明,昼夜温差小,全年降水量与蒸发量较稳定,这里成为适宜生产海盐的地方之一。

  据《东三省盐法新志》记载,明洪武十四年(1381年),复州即设盐百户和煎盐军,管理和经营盐业事物。在大连瓦房店市复州湾金城子的城门石匾上,至今还刻有“盐城”两字。

  到民国初年,这里已建成8个盐区,拥有盐田2800公顷,盐业工人1600余人,年产海盐达10万吨。今天,作为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海盐生产基地之一,复州湾盐场每年约生产80万吨海盐,年加工食用盐30万吨。

  进入到盐田的海水在阳光和风的作用下,蒸发浓缩盐度逐渐升高,人们将其更名为“卤水”,而每日监测卤水盐度是盐工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。“每个池子里的卤水盐度都不一样,盐度每提高一点,卤水就要转换到下一个池子。”大连盐化集团党委书记厉焕策说,一粒海盐从海水中析出需转换70个池子,时间长达一年之久。

  健硕的肌肉、黢黑的皮肤、矫健的步伐……盐工的嗓门奇大。刘洪琪告诉记者,目前盐场已经实现较高机械化,而几年前这里还是通过人工进行收盐。“一个扒盐耙就二三百斤,收一个池子需8至9个人干上好几天,非常辛苦。”

  俗话说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守着140平方公里的滩涂,如何让低附加值的盐产生更大的效益,复州湾的制盐人一直在思考。近年来,复州湾盐场进行盐田开发,优化盐田结构,实现了海水的梯级开发,综合利用,复州湾制盐人逐步走向富裕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距离海边最近的池子里养着海参、海蜇、对虾和各种鱼。“盐度较低的池子搞养殖,盐度稍微高点的池子会生长丰年虫,我们把丰年虫捞出来投进低盐度池水中作为饲料,丰年虫卵在市场上也可卖到60万元/吨左右。”厉焕策说。

  海盐留下,老卤水却不能乱排放。据统计,每排放1立方米的老卤水,就会使50平方米的海域受到严重污染,直接杀死浮游生物、潮间动物类以及部分鱼类。

  盐田中剩下的这些老卤水去哪了?记者在盐田不远处看到一座盐化工厂,制盐后的老卤水正是通过管道输送到这里,经过各种设备将老卤水全部蒸发“消化”掉,制成氯化钾、氯化镁、溴素产品。这些产品又将作为生产肥料、阻燃剂和医药的原料,为制盐人带来二次效益。

  “我从小在海边长大,对大海特别有感情,盐场开发首先要保护好这片海域,因为保护住了这片海,才能保住我们的饭碗。”刘洪琪说。

打印本页】【评论文章】【关闭窗口